方丈足迹

当前位置:首页>正慈法师>方丈足迹

正慈方丈接受南昌电视台专访

发布日期:2016-09-19   来源:黄梅五祖寺

2016年5月28日下午四点,五祖寺方丈正慈大和尚在五祖寺茶室接受南昌电视台晏小东和江西省宗教文化交流协会谢轮两位老师的专访。

谢轮:“大师,您能介绍一下您和五祖寺的因缘吗?”

正慈方丈:“要说起我和五祖寺的因缘,就从净慧老和尚说起吧,因为慧老接管五祖寺后,后来因为种种的因缘,我接管了五祖寺这里,老和尚因为突然圆寂了,在追思法会上中国佛教协会的会长传印长老就突然宣布明基大和尚接管四祖寺,我接管五祖寺,这说起来还是比较突然的,就是这样一个因缘,我就来到了五祖寺,就是这么一个缘起。”

谢轮:“我们知道五祖寺最出名的就是六祖慧能的那首偈子,能不能从这首偈子来介绍五祖寺的人文和历史?

正慈方丈:“的确,五祖六祖一代的故事,成为千古佳话,五祖寺因为慧能大师的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而声名远播。我们现在读起来、想起来都感觉到是那样,当然这好像是在穿越,这个五祖寺我经常讲就是一个湖北佬和一个广东佬的故事。历史上五祖寺就因为慧能大师在南写下的这四句话,而改变了六祖的一生,同时也改变了中国的禅宗和中国的历史,所以说禅宗更重要的是传法,这个法应该是心法,所以说人心最重要,民心最重要.弘忍大师在晚年的时候等来了这么一位可以把禅宗衣钵托付的一个人,但这个人要说起来他既没有受过系统的教育,也不是科班出身,甚至没有什么文化,对这么一个没有进过学校正规学习的这样一个年轻人,就因为为了佛法,就因为与禅宗有缘,不远千里来到黄梅五祖寺,五祖也不拘一格最终把衣钵传给了名不见经传的六祖慧能,这的确在禅宗的历史上、佛教的历史上千古一人,也是绝无仅有。故净慧老和尚有“不到黄梅开正眼,慧能就是砍柴人”之说,可以说这四句话也道出了什么是禅,什么是法,什么是道。所以我们经常讲,我们提不起,放不下,慧能大师告诉我们菩提哪有啊,是告诉我们要放下执着的东西,烦恼的事物,本来一切都是假有,一切都是借假修真,所以我们把假的当成真的,造成一些妄念,烦恼和痛苦,所以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人往往总执着于一个实实在在的东西,我们人生是两手空空来到这个世界的,最终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什么也带不走,就像一个人剥去芭蕉树的皮,我们就一层一层这样剥下去,但真正剥到里面芭蕉是没有心的,它是空的,其实人生何尝不是这样,所以慧能大师告诉我们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就像有一句成语一样,自寻烦恼。我们有好多的事,就是因为我们不明了、不明白,不理解,导致了种种的问题,甚至是误解,所以产生了太多的烦恼,我们说自寻烦恼。慧能大师告诉我们,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本来是快乐的、清净的,我们是自在的。通过慧能大师这四句话,让我渐渐的明白了一些事,明白了一些道理,所以做人只要不是原则问题,真的没有必要太多的去计较。人生真的很短,我们怎么样把我们内在的灵性的事情,就像电脑的键盘,我们要激活它,这个生命就是鲜活的,慧能大师没有读过什么书,他是这种聪慧、这种天赋、心底自信的东西,显露出来,这个事情就像一朵花一样,开的很灿烂,活的很精彩,这我想就是千年以来五祖前辈们广为传颂的一个理由吧。

谢轮:“在这个寺庙一千多年的发展过程中,您统计过有多少诗人为中国寺庙写过诗的?”

正慈方丈:“这是有的,象苏东坡,唐代的诗人白居易,都为五祖寺留下了一些诗句,还有历朝历代的高僧大德都有一些,但我记不清了,都在弘扬东山文化。”

谢轮:“我发现这个寺庙跟诗歌很有缘分的,包括您来五祖寺,您也是写诗歌的,用诗歌这种形式来弘扬佛文化,您这个东山、东方山都跟东有缘,黄梅黄石跟黄字也是非常有缘的。您能不能谈谈您为什么喜欢写诗,我发现您的著作里边有好几本诗歌,能不能说说这段缘起。”

正慈方丈:“的确我是一个比较安静的一个人,也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但是源于上南京佛学院,北京中国佛学院的原因,养成了写日记,写写画画的这么一个习惯,所以我好开玩笑,现在这么忙了,写的东西反而更多一些。随着自己年纪的增长和对佛学的理解,引发我动动笔、动动脑子,把自己所见、所闻、随思、所想记录下来,同时我们作为一个寺庙的住持我们还是想,作为一代人把我们这一代人所想、所思,我作为一个记录者,我要有一个交代,给后人留下一个资料,我是一个简单的想法,这些年一直在写过来的,记录下来的,也就是做一个比较真实的记录者,我现在在省佛协,这个大的寺庙中当这个家,我们还是要为这代人的付出做的事情要有一个交代,总感觉着要这样做,就一直就这么写下来了。”

谢轮:“我通过您那个微信我发现您发的这些作品比较突出一个禅意、诗意,这是我对您比较关注的一个事情,包括您建寺庙都比较讲究这一点,那么在你的作品中怎么体现这个禅意、这个诗意。”

正慈方丈:“我理解的佛法应该是超越时间、脱俗的、超越时间高于时间的,所以在我内心当中,无论写什么东西立意很重要,我觉得对美好的东西,对我向往的事情,对佛法的认知,我总觉得虽然来自于生活,但应该是高于甚至超越生活本身的,这就是说我们人的一生在追求物质的同时,怎么样提升我们的内心、我们的思想、我们的精神境界,这也是我一直追求的东西,我觉得在佛法里面我找到了我想要的一种,无论写什么总觉得写的很开心的,我觉得它是很自由的,自由真正透出了一种精神的自由,有一些禅意的东西,会有一些禅意的说法,就是比较空灵吧,就像我们传统的国画里的留白,留白也是一种最传统的表现形式,画满了就没有什么意思了,所以留一些空白,有更多的空间让人去可以想象,可以去思考,可以天马行空,你完全是自由的,这可能就是我在写文章中在追求的内心的内在的东西,这个跟我们的传统文化我想也是相通的,所以我比较喜欢写诗,我感觉越到这个宋啊、唐啊古人那个诗,他那种境界的东西,内在的东西,人文的东西更足一些,更深厚一些,所以我想要的想写的就是这些。”

谢轮:“能不能结合一下您的某一种具体的作品来怎么体现这个禅意和这个诗。”

正慈方丈:“我喜欢的一首诗,是唐代僧人寒山写的,讲的很有意识,讲的是吾心似秋月,碧潭清皎洁,无物堪比伦,教我如何说。有些东西就如人饮水一样,冷暖自知,有些东西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真得靠你内心去感触和感悟的东西,这些都来自于生活,但是自己要有独自领悟和领会,就像坐禅一样,坐的人心里更清楚,来不得半点做着和虚假,真真实实,内心的感受,所以你写出来的东西,讲出来的话,他是有生命的,他是有力量的,古人讲最好的诗在诗外,我想好多东西靠我们的内心去琢磨、去激活我们内在的一种力量。”

谢轮:“诗人参禅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有没有共同的联系?诗是不是禅,禅是不是诗?”

正慈方丈:“诗的确是很生活化的,禅里边也有很多生活化的东西,比方说,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就是这么一首平常的诗,它写出了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生活当中的情景,只要我们用心去感受它,真的能绽放出最平凡也最不平凡的一面,原来生活是这样的美好,其实生活也就是这样简单,所以我们往往用了几十年的时间去追寻人生要追寻的东西,其实很多东西就在我们眼前,而我们反而迷失了,就像我们的幸福,我说幸福一直没有离开过我们,不过我们平时在忙忙碌碌中把幸福忙丢了一样,我们人也这样,迷失了到处找,其实与人的佛性一样,真正我们明白了之后,活的就是我们自己,所以我们说禅就是找回自己。禅宗吗,禅宗完全是靠自己的力量来呈现生命真像的一种修行,不像净土,禅宗更着重我们自身,自心的力量,这又说到神秀大师的四句偈子上来了,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所以做人做事要学神秀,如何做得更好呢,所以要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作为一个普通的人,一个平平凡凡的人,如果我们把神秀大师的这四句话作为修行的写照,但然能做到的话,你也可以成佛,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神秀大师当然他是顿根上智,他不一样,我们作为普通人我们还是要老老实实学习神秀大师的四句话,这四句话更好用更管用。

谢轮:“神秀大师和慧能大师是咱们五祖寺的两面镜子,可不可以这样讲?”

正慈方丈:“对,是这样的,所以我们说五祖寺开启了南能北秀、南顿北渐的两个方法,既有顿悟的也有渐修的,所以说五祖寺上承达摩一脉,下传能秀两家,号称天下祖庭,天下禅林,地位之高在两个人的身上体现了出来。”

谢轮:“这是众生的根基不一样,所以才有这么多法门的问题。”

正慈方丈:“对,所以佛法是平等的,佛法只有一个味道,只是众生的根基不一样,所以六祖慧能大师用禅宗的话讲是字字真心,不立文字,教外别传,明心见性。他的根基不一样,所以说禅宗是很难的,虽然我们都在说禅,我们这讲的都是口头禅,真正的禅是生命的体悟,是说不出来的,无以言表的,要内心感受的,所以说慧能大师了不起啊!就像做人一样干干净净、清清净净的、空空净净的。但是我们真的要修行,怎么下手呢?还是以神秀大师的四句话下手,修身就像菩提之树,修行像明镜之潭,做人做事要时时勤拂拭,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要提起正念,我们才不会沾染世间、世俗不好的东西,这四句话可以说非常好用,非常管用。”

谢轮:“我刚刚听法师说慧能大师当初写下了这个美妙的诗篇,当时他体悟的和他的文化没有关系的,他没有多少文化,他能心中感悟那当中的诗意和禅意,那么我们现在这种追求、现在这种生活的节奏、现在这种诗意,我们怎么去寻找现代人藏在心中的那种诗意和禅意?”

正慈方丈:“是啊,这是现在人困扰的地方,其实现在的办法不是没有,所以我们经常说做检讨,因为现在赋予我们太多的东西了,让我们反而迷失了内心,所以我们把赋予我们身上多余的东西慢慢卸下来,放下来,就是减,所以我们要做一个简单的人,要不忘初心,其实有时真的说开悟啊、禅修啊和语言文字没有多大关系,它更多的是直彻你内心、直入你心间的这样一种东西,就告诉你,所以慧能大师就讲菩提哪有树呢?我们往往执著于实实在在的东西,明镜哪有台呢?世间没有一成不变的东西,所以祖师们讲日日是好日,但我们往往不能去明白,不能去珍惜,老是错过了,当面错过了,所以我们不是真正的去关注外在,而我们真正要去关注内心,我们到底要什么样的生活?什么样的生活才是我所要的?我们现在拥有那么多,我们不觉得快乐。古人其实很简单,他很快乐,所以说简单就是快乐嘛,我们怎么样把背负在身上的东西慢慢放下来,就像一个人远行一样,你背着一个包远行,会越走越累,有个人告诉你,你能不能坐下来歇一下,你再走行不行?其实一样的可以,不然你会越累,所以说放下包袱,放下些东西,那么放下就是放过自己,放下了就是快乐的,放不下就是不快乐嘛。”

谢轮:“大师,您能不能朗诵一下您一首原创的作品?”

正慈方丈:“哈哈!我写过的都忘了。一说把我说蒙了,我记不起来了。虽然记性不好,但我喜欢写。有时就是一个灵感,过去就过去了,写不出来了,有些东西放电脑里我想不起来了。”

谢轮:“您能不能谈一下未来的一个规划,一个理念?”

正慈方丈:“五祖寺是一座老庙,它从自然环境和它遗留下来的不少老的东西,在我们的印象中像唐代的东山古道啊、一天门、二天门,还有留下来一个石头的圆拱门是唐代的山门、元代的飞虹桥,还有通天路、宋代民国的古塔,五祖寺它这个山就是一个自然的博物馆,历代高僧留下来的塔啊、碑啊还有不少,还有真身殿也是唐代的建筑,它既是一个殿,也是唐代的一个石塔、古塔,里面供奉着五祖的真身,还有近代的青檀树也有不少,我们跟很多朋友、领导介绍,感觉到五祖寺的历史、文化太厚重了,我们现在就是怎么样去挖掘。”

谢轮:“能不能谈一下禅意与诗意的联系。”

正慈方丈:“禅一般不宜言语表达,中国留下来最多的文字就是禅诗,公案,既然是这样,我想它更多的是用诗意的语言来表达一种禅意、意境。比如借一个事物来表达内心的东西,我记得苏东坡有一首诗若言琴上有琴声,放在匣中何不鸣,把琴放在盒子里怎么有声音呢?若言声在指头上,与君何不指上听。这就是禅诗,它有时候看起来不像一首诗,没有严格的像古诗这种格式,这四句话充满了禅意,所以说这就是禅诗,有时可能通过这种语境去透过文字之外的东西,告诉你这种禅理、感悟,所以说我们在古诗中就像远看山有水,近听水无声,春去花还在,人来鸟不惊。这就是有禅味嘛。有些东西古人把它写出来,还靠我们去把它悟出来。也就是我们说的禅意、诗意,它们是分不开的。因为有了佛法的禅意、诗意,意境更加高远、更加的高明、更加的脱俗,这就是他们两者之间的故事。”

                   

(卢水清根据录音整理)


湖北黄梅五祖寺
地址:中国湖北省黄梅县五祖镇
电话:0713-3781199 3781073 (客堂)
邮编:435500

五祖寺官网:http://www.hmwzs.net
湖北佛教在线:http://www.hbfjzx.com/
正慈法师博客:http://blog.sina.com.cn/hb0714
技术支持:武汉众睿